皖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41898|回复: 182

安庆老街老巷——九十七:老城五门之首:镇海门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3-19 07:3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7-8-16 18:49 编辑

一: 想起“高山头”
作者:胡联春

psb.webp.jpg



       提起老地名“九头十三坡”,安庆人多少知晓一些,但能把它根底说完全的人,恐怕还不多。不信,我就问问你:“高山头”在哪里?
    “高山头”是“九头”之一,它就在东门外高家山。此处地势较高,因高家坟山而得名。就在山腰,有坟包多座,墓碑高一米多,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迁走,这在城区还是罕见的。
     高山头原先草屋连片,屡屡发生火警火灾。解放前,由慈善组织“从善局”盖起两排砖瓦平房,供贫民租住。这平房正位于山顶,与“从善局”房子相邻,草房的减少,亦有利四邻的安全。上世纪五十年代末,迎江路小学在高山头扩建五六年级教室及大操场,其地平面高出附近民宅四五米,故西侧围墙基脚以石条垒砌,防止坍塌。
     “高山头”西侧是长生巷(今海关东侧巷道),此巷内有一长寿道人,当地人称他为“韩湘子”。北侧紧邻杨家山街(原名向阳街),沿此街东行便是“桥沟”(原东风袜厂围墙外小河)。高山头东侧是当地人上山下山的主要通道———朱家巷,沿巷南行就是东门外大街,也就是今天的海关至迎江寺的大马路,当地人称其为“前街”,很显然,“后街”指的是杨家山街。当年那条后街上,还有一座尼姑庵———“菩提庵”呢!
  “ 高山头”地势高,1954年破圩都没有淹着。为消除水患,人民政府组织修建以高山头为中心的圩堤,从东门城门口(今枞阳门市场)一直到宝塔东边的炮营山(原老电厂)。其中高山头以西名“西北埂”,以东名“东北埂”。这几里长的圩埂成为东部城区防洪的重要屏障,直到江岸防洪墙竣工之后才停用。
     近日,笔者特地来到高家山,可是难以认识了。原先的矮山全部铲平了,昔日矮小的庇屋,变成了一栋栋楼房;山顶上大操场,盖起了教工宿舍楼,唯有那高高围墙以及围墙脚下那层层石块,还能看得出:这里就是“九头十三坡”中的“高山头”!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19 12:47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6-3-21 08:24 编辑

二: 东岳庙印象


作者:胡联春

psb.webp (2).jpg




       在东门长大、现年五十岁开外的人,对东岳庙的印象是难忘的,因为那里的小学是自己童年打开梦的地方。那小学解放前叫东岳庙小学,解放后改称迎江路小学(现为沿江路小学),为东门大街唯一的公办学校。
     上世纪五十年代,东岳庙与小学“和平共处”。学校大门口两侧为花岗岩石鼓,有二米多高,颇有气势。门楼后边就是低年级操场,东西两侧为庙房改成的教室。教室门前有一尊铁香炉,直径近一米,不过里面充斥泥土。操场北侧为大殿,巨大的神像三四米高,目视着操场上的孩子们。道长姓朱,有点口吃,孩子们都怕他,穿过大殿都是急跑,惟恐被他看见。逢东岳大帝诞辰,道长道士烧香、念经、奏乐,忙得不亦乐乎,引得四邻街坊围观,而老师学生照常上课,这些在今天似乎不可想象。一直到“文革”初期破四旧,东岳庙才彻底地从学校里消失了。
     东岳庙门楼高大,飞檐翘角,古色古香。二楼本来就是大戏台,两侧柱子上写满了长长的楹联,字体龙飞凤舞,可惜内容忘了。解放后,楼上改为居委会,常常开会或演出,我的黄梅戏就是在此学的。那时的居委会,条件十分简陋,但是活动不少,尤其春节组织舞龙灯、踩花船、挑花挑子,火红极了。大年初一,带上一刀肉(大约一斤),送上一担水,上门慰问军烈属,小锣小鼓敲得欢,手中的竹夹子啪啪作响,孩子们欢喜雀跃。
     六十年代初,楼上改为鞭炮厂,给东岳庙带来灾难。1963年4月11日发生事故,一场无情的火药爆炸,炸死2人,东岳庙从此残垣断壁。
    东岳庙大门西侧为义务消防队,内有一台人力水龙。那时没有“119”消防车,万一发生火情,一群头戴铜帽子(鸡冠样式)的义务消防员,就把这水龙拉到火场。大家从江里挑水,倒入桶里,水桶两头的人们,上下压动杠杆,把水压到水管,扑灭火焰。那场面和电影《多瑙河之波》里面的救火一模一样。记得有一年的三十晚上,东街口一户人家,吃年夜饭之前烧香,不慎把自家草屋烧着了,许多人顾不上除夕夜吃饭,拉着水龙直奔火场,回来时,一个个浑身透湿。


724153a2nc5f216df649f&690.jpg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09:2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6-3-23 09:27 编辑


三:追忆东门外



作者:胡联春

psb.webp.jpg

    家父胡兴之年逾九旬,一直住在沿江。每次去东门外,总听到他讲述东岳庙、观音港、朱家坡的故事。
    东岳庙为安庆道观之一,俗称东王庙,位于长生巷(今海关)东侧。因屡遭战火损毁,明清时期多次修葺。1912年于此开办第二初小,1921年办第三小学,后为锡麟小学,解放后改迎江路小学(今年是办学一百周年)。1926年美国教授施赖奥克(“圣保罗”中学校长)拍摄了当年东岳庙的照片,其中大门楼碧霞宫大戏台飞檐翘角,器宇不凡,高悬“月奏钧天”横匾。庙宇正中“仁圣殿”,建筑格局与我们解放后所见,大体一致,只是年代久远,有些斑驳苍老,《老安庆(2)》中登载了这些照片。庙宇与学堂“和平共处”于一体,这在安庆是司空见惯,双莲寺、太平寺、大王庙、关岳庙、菩提庵,都是如此。东岳庙于1963年4月11日因楼里鞭炮厂爆炸,楼宇崩析。1966年文革“破四旧”风暴,才让庙宇从学校中彻底消失。
   观音港,就在东岳庙斜对面(沿江路小学大门对面),那里原先有一条巷道,两米来宽,直达江边。从江南而来的民船(木帆船)就在此停泊上岸,带来鱼虾、菜蔬、木炭等农副产品,鱼市交易热火,东门大街的人气很旺,直到沦陷。
1938年6月12日安庆沦陷。日本鬼子把江边一带的民房,从东街口(即老电厂,现阳光花园二期)到大轮码头(即宜城路、沿江路交叉处)统统拆光,来不及就用汽车拉,老百姓流离失所,哭声一片。日本鬼子还从从善局(即长航通信中心)对面到马路口(即宜城路音乐喷泉)修砌一道高高的红墙,墙内建起两座大仓库(今海关大楼南侧对面)。这红墙、仓库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拆去。红墙南侧有一片草屋,地名为“红墙内”,住者大多为黄包车及搬运工人。
   鬼子投降后,东门大街的南侧又建起一家家商店,各个行业都有,好不热闹。但是1955年10月23日一场大火把街口两侧的30多家房舍一卷而烬,这与1935年那场大火烧了一条街,相隔整整20年。从此之后,街南侧一直空置,一蹶不振。五六十年代大办钢铁,这一带成为水陆转运“馍馍铁”的天然堆场。
   “朱家坡”作为一个地名,相当有知名度,《安庆市志》把它作为安庆“九头十三坡”之首。刚解放时东门外一条街,自西向东由东岳庙、朱家坡、三孔桥、镇皖亭、东街口、老炮营所组成。1949年老地图,足以证明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这条街改由东正街、迎江街等组成,我家当时就是东正街87号。《安庆市地名录》一书介绍沿江东路,说它“原名东正街、防修路,1978年改沿江东路”,此时间有误。笔者保存了我姑妈胡玉珍由甘肃兰州寄回的家书,信封写的是“安庆市沿江东路312号胡兴之兄收”,邮戳时间为“ 1975.4”。东正街在“文革”之前就已改为“沿江东路”了,1966年8月又把它改为“防修路”。由此还闹出一次笑话:文革中,合肥亲戚来安庆探亲,踩三轮车的工人把她送到“反修路”(双井街),盖“防、反”两个字读音很相近,白花去几块钱车费。文革后,又恢复原名“沿江东路”。这条街三孔桥以东迎江街居委会管,以西由东正街居委会管。改革开放给沿江东路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,它变美了,也变长了,向东越过炮营山,跨过金家闸,一直延伸到长江大桥桥头堡下,近期又与棋盘山路贯通了。
   与朱家坡有关联的巷道有二,一是“朱家坡巷”,长50米,位于原港务局浴室西侧,通达江边,此处房舍早已拆除,路亦不存;二是“朱家巷”,通到杨家山街(港务局宿舍),也就是今天的东正社居委门前的那条路,虽是路名还在,长度却少了许多,位置也西移了不少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7 07:0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6-3-27 07:11 编辑

四:大士阁巷:古老佛教与现代工业的交汇地


作者:胡联春

psb (1).jpg

振风塔西侧建筑即大士阁

   安庆人大多知道大士阁,可是说到大士阁巷,知道的人并不多。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,这一条小巷子也渐渐湮没在岁月的洪流中。
   大士阁巷位于振风塔西侧,缘于巷内的“大士阁”而得此名。
    清代顺治十六年(1659年)怀宁知县马刚于迎江寺西侧由南向北建四宜亭、慈云阁、广嗣殿,这广嗣殿就是老大士阁。民国七年(1918年)时任财政总长周学熙奉母之命,大修迎江寺,余资又在广嗣殿西侧建大士阁,即新大士阁。
    大士阁巷南端位于沿江东路的三孔桥街上,沿着水泥路拾级而上,北端高处就是大士阁。那个年代的水泥,安庆人称之为“洋灰”,是稀罕之物。以水泥铺道,可见这条小巷当年的规格之高。与水泥路垂直的小道为青石板路面,小巷西行的最窄处仅容一人通行。沿着这“一人巷”走到尽头北拐,就是一排低矮的瓦屋,都是倚墙而立,为庙产。当地居民习惯称之为“十八家(ga)”。若绕过十八家,便是迎江寺后面的放生池和和尚亭,也就是今天的迎江寺后花园。
   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大士阁人气甚旺,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。巷内有居民,有迎江公安派出所、还有两家工厂——安庆市长江烟厂和安庆市香皂厂。
    长江烟厂在广嗣殿内。它是1960年由经纬麻纺厂转建,当时有80多名工人,生产九华山、大江、菱湖、画眉等品牌香烟,1964年初,举厂迁址并入合肥烟厂。迁厂后,此地成了职工宿舍,大多是玻璃厂工人。
   香皂厂在慈云阁内,也就是今天的熊范二烈士专祠。1960年日用化工厂划制皂车间成立香皂厂,产品有龙山肥皂、菱湖透明皂、还有玉兔、白海棠、小金鲤香皂。文革前,年产量近七百吨。
    古老的佛教与现代工业在此时此地交汇。直到文革之后,这些房舍才真正回归迎江寺。
    如今,大士阁南侧、西侧为皖江文化园包围,东侧与迎江寺的隔墙已经拆除,融为一体。写着“大士阁”匾额的山门常年关闭,巷内原先的住房都已经拆除,无人出入。“寂寞柴门人不到,空林独与白云期”,大士阁巷亦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。
psb.jpg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31 08:2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五:镇皖楼·韩湘子

作者:胡联春



psb.webp.jpg


  说到东门外的名胜古迹,人们常说起迎江寺、振风塔(宝塔),其实东门外还有一处就是“镇皖楼”。对于它,我原先只知其名,不知其形,只是近些年从几张历史老照片上,尤其是美国教授施赖奥克的著作中,比较近距离地看到其外貌,我企图从志书中了解其内部,可是未果,不过倒是找到李振裕撰写的《镇皖楼记》,文章开头这样写道:


  “皖,滨江重地也。上控洞庭、彭蠡,下扼石城、京口,分江则锁钥南北,坐镇则呼吸东西,中流天堑,万里长城于是乎在。从来形胜之地,必有巍峨雄杰之观,以收揽其风物而吐纳其江山,……”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原载《安庆市志》下册)


  李振裕(1642—1710)江西吉水人,28岁入进士,官至尚书。他写的这篇文章描述了安庆“锁钥南北,呼吸东西”战略位置,指出修建镇皖楼的目的——“收揽风物”,这一点与民间传说倒一致起来。


  传说在明朝朱洪武时期,重臣刘伯温来到安庆,问“安庆这个地方如何”,地方官员回答说此地风水不怎么好,有民谣说:“赤狴对沙洲,长江日夜流,财源无三代,清官不到头。”这第一句赤狴指狮子山,狮子山面对沙漠洲。如何对策呢?西门外有大观楼,不妨在东门外修建“镇皖楼”,以收住风水,留住财气,不让流走。如此说来这楼是于明朝建造的,可毕竟是传说,口说无凭呀!


  家父胡兴之(酿造厂退休)虽然年逾九十,记忆还是清楚:镇皖楼位于大街上,一楼四边皆有门,可供人通行,楼内供奉财神菩萨(赵公元帅),他手持钢鞭,脚踩金元宝,骑在黑虎上。二楼可眺望大江,自沦陷后,改为茶社,供游人休憩。


  家原住东街口的张功祥老人(70岁,市搬运公司退休)说,小时候我天天在镇皖楼里玩,甚至把菩萨脚下的元宝都拿来玩过。镇皖楼一直到解放初,因年久失修成危房才拆掉。至于它的外形、规模,张先生回忆说:与宝塔后面的“藏经楼”差不多。


  记得小时候东门外有“镇皖亭街”,有一张描摹1949年刚解放时的“安庆城厢图”上,东门外还有“镇风亭”,这三者是什么关系呢?查阅多种版本的志书,没有找到答案。询问原先住在宝塔附近的江闻秀、李应兰,年龄均近七十,她们几乎不约而同地回答:这三者是一回事!镇皖楼就是镇皖亭、镇风亭。这个结论令我有些意外。


   说到东门外,不能不说东岳庙西侧的传奇道人,人称“韩湘子”。此人我见过,印象颇深:他身高一米六五左右,瘦脸,留有胡子,肤色黝黑。一年四季头戴无顶有沿的草帽,露出乱蓬蓬的发髻,那是他的长发盘起所致。他夏穿着蓝长衫,冬着蓝长袍,颜色旧着发白。常年挎着竹篮子卖香烟,香烟下面有他的专利产品——他自己画的符,据说可以治病,大概是心理暗示而已。他在家,白天盘手盘脚打坐,夜里睡觉亦如此,直到死去。他住在长生巷内,与我小学同学周松林家为邻居,直到今天,67岁的老周(市彩印厂退休)回忆起他,仍然一脸神秘的感觉。“有一回我吃弯丫鱼卡在喉咙,一周不能进食,是他设法救了我的命。如今每当清明节,我给他上香祭拜呢!”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”,这救命之恩当没齿难忘啊!这位道人孑身一人,生活相当清贫,他到底姓甚名谁,他的身世,无人说上来,你说神秘不神秘?他住的那间小屋黑乎洞洞的,仿佛是一处时光隧道,他就是穿越历史的古人,从那里面走出来,他的服饰、扮相、神情和周围的人们多少有些异样,显得另类。当时我少不更事害怕,没胆量与之交流。否则的话,写起此文就容易多了。



psb.webp (1).jpg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3-31 11:40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许多振风塔照片上都可以看到镇皖楼的影子,位置大概在湖心路南端位置,如果在那里重建,会为宜城又增加一大景点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4-4 08:09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
六:怀念康熙河


作者:胡联春

psb.webp.jpg
   
   2010年“7.13”大暴雨把古城地上地下彻底清洗,城区街道到处积水,八个居民小区进水,损失惨重。次日雨止,我看了现场,仍是花亭南村一片泽国,令人感慨,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康熙河。
   那时候我在迎江路小学读书,学校常常组织小学生包场电影,地点在宜光电影院。“宜光”设在轧钢厂北边,从学校出发,沿着三孔桥、翻过东北埂,便是“桥沟”,实际上过一条小河,沿着东风袜厂围墙和电厂宿舍,就到了湖心路。湖心路南起长江江岸,向北一直到钢铁厂(今毛纺厂旧址),那时安庆有小火车,铁轨就铺在湖心路上,铁路基本上与康熙河平行。那时河道较宽,河水清澈,两岸绿树成行,风光无限。从肉联厂后门、长江化工厂东侧,一直向南到达“桥沟”,经三孔桥入长江。这么宽的城市泄洪通道,为古城东部提供便利,也为市区增添了一道秀丽的风景。
   可是随着工业的发展,康熙河水日益被污染变脏变味,河水甚至出现彩色,那是印染漂白的工业废水。到了九十年代,连河床也被侵占,越来越窄,终于看不到了。试想,如果五十年代的康熙河保留到今天,那古城东部会这样内涝吗?那大车站一带会常常积水成为泽国吗?
如今的城市,地上越来越美,道路宽敞、绿树繁花,可是地下呢?愿“7.13”内涝能引起城市规划部门,城建部门,环保部门诸方面对地下排水设施的重视!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4-4 11:43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安庆老爹爹 发表于 2016-4-4 08:09
六:怀念康熙河

作者:胡联春

记得在康熙河岸边,当初还建了几栋小楼,一次什么摸奖活动,一等奖就奖励一栋新房,我的一位姓祖的老同事的亲戚就获得此奖。具体情形不知是否有人还记得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4-8 09:48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七:东北埂西北埂:防洪保民生

作者:胡联春



psb.webp.jpg



    如今,漫步在宜城路南段,会看到高高的海关大楼,其北侧也是一栋栋楼宇,到处是一派繁华的现代化景象。这时,你可能不会想到,上个世纪,海关后面的这个位置,都是一道高高的圩堤,堤两边住满了人家。这圩堤成东西向,以高家山为界,东边的直达迎江寺后院,叫做“东北埂”;西边的与枞阳门城门口相连,叫做“西北埂”。


   据《安庆市志》记载,此埂建于清朝嘉庆四年(公元1799年),位于东门大街(含朱家坡)之北,全长878米。安庆沦陷期间遭到破坏,堤身被建房挤占,成了羊肠窄巷。1954年发大水,人民政府投入财力人力,加宽加高,使之成为东门外抵御江水入城的一道重要堤防。1976年之前,自港务局到炮营山一带防洪墙未竣工,一遇江水上涨,东门外一带就被淹,街道成了河道,家具家什水上飘荡,沿街百姓不得不搬迁到高处,称之为“搬水”。正是由于这道圩堤的防御,洪水才止步于圩堤之外,没有浸入市内,保证了城里市民的安定生活。


   不少老安庆人还记得1954年的那场大水。“东门外只有朱家坡坡顶没有水,而两侧的东岳庙、三孔桥全是洪水。”市民胡老先生说,那时站在朱家坡顶上,感觉就是处在“孤岛”上。那个非常时期,人们从坡顶“小盆谷浴室”的后门,穿过东岳庙大殿,通过西北埂圩堤,可以步行到枞阳门城门口。人们生活所需柴米油盐等等物资,就通过这一条安全通道,被抬着、挑着送到居民手中。洪水围困的日子里,百姓的生活有着落,功劳大多要归结于这条圩堤。


   在1954年《安庆报》上,就有这次抗洪防汛的报道。当时市区江堤上有4000民工上堤,还有1300人的预备队。火正街上堤的民工创造了“两人轮流挑土法”,功效提高了50%;而那时不像今天有铲车、汽车、打夯机,全凭人挑肩扛板车拉,火热的艰辛的劳动场景至今还让不少老安庆人记忆犹新。有些老人甚至还能唱出打夯的号子,朴实、高亢、嘹亮,振奋人心。


   东门一带防洪墙竣工后,这道圩堤也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,光荣“退役”了。时至今日,这一带的楼房仍可以看到:地基比其他房子要高上两三尺,那就是圩堤基脚。


   “东北埂”、“西北埂”的名字已经从地图上消失了,很多年轻的安庆人也几乎没有听过这样的地名。可是它那力挽狂澜、抗争风浪的形象,却刻在了老安庆的历史上,也刻在了老一辈居民的心上。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4-8 16:59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安庆老爹爹 发表于 2016-4-8 09:48
七:东北埂西北埂:防洪保民生
作者:胡联春

迎江寺边的围埂上我有难忘的回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中国·安庆新闻网 ( 皖ICP备11006362号 )

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214号

GMT+8, 2017-8-20 00:52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