皖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9526|回复: 42

安庆方言大家谈—— 之三十五:记录方言的困惑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1-22 08:5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7-8-16 18:42 编辑



     我们安庆有一大批热爱家乡,喜欢研究家乡方言的网友。他们撰写了许多关于安庆方言的文章,散见于报刊、论坛。现在把它们集中在一起介绍给大家。


一:“一”发词语拾零



作者:胡联春



0025EYCezy76iGdt07rf5.jpg


    词典中以“一”开头的词语有二百多条,以“一”开头得成语也有二百条,真可谓“一”发而不可收。其实,这还不包括方言里内容,安庆方言中以“一”开头的词语也不少,例如:一趄坡、一齐、一路遐、一包搅、一龇拉……。

   从前,不论城乡,家家小孩多,站在一排呈楼梯状,称之“一趄坡”。趄,qiè,斜。有一张新闻照片,题为《51234》,画面上老大驮着老五,其余三个孩子依次跟在后面。标题以音阶暗喻孩子大小,这是“一趄坡”形象的注解。  
    一齐。常听到以此描述队形整齐划一,训练有素。,chàn。一,一概。不过,安庆方言读成“一扎齐”,就好像把“难为”读成“劳慰”、“劳误”一样。     一路遐。遐,xiá,远。不仅整齐,而且阵势长。“新建的皖江大道,路灯漂亮,一路遐。”有人这么说。
    一包搅。安庆人说非常的混乱场面,大多以“一包搅”形容。不分青红皂白,乱搅一气,肯定混乱。近年,有人嫌“一包搅”形容不够味,加上“搭一火球”那就乱上添乱了。火球为本地陶制取暖瓦钵,内盛炭火。与之意思相近的还有“一包渣”,“一包粉”。
    一龇拉。安庆方言把拒绝别人的要求,甚至冷嘲热讽,比喻为“给他一龇拉”。龇,张开嘴露出牙,引申为态度无礼,极不友好。龇读zi,不读ci。
   一尺一。意思是对别人予以反驳,“尺”与“斥”谐音。  
   一马了。一马,开始;了,结束。两个小贩争占市口,就说:“我一马了就在这里卖。”就是说他一直在此,这地盘归他。与“一马了”意思相近的还有“一马启初”,一马,领先者。启初,开始。  
   一番奔。表示进行一段时间了。“我搞了一番奔,才把它做好”。
   一门投。表示一心从事某项学习或工作。“他一门投上班,不搞外快。”投,投入。  一大辣。辣,五味之一,意为感觉、刺激。“把我吓了一大辣”、“喜欢你一大辣”,就是说吓得厉害、喜欢得不得了。“疼你一大辣?”,这是说反话,意思是根本不喜欢。“一大”无论在动词前面或名词前面,都是表示程度或数量之巨,例如“一大跳”、“一大包”、“一大堆”。  
  “一塌糊涂”是说面目不清,没有头绪,安庆方言说“一塌糊九饼”,它用麻将“九饼”牌面圈圈相连,拥挤不堪,形象地表现了“糊涂”的程度,惟妙惟肖。  还有“一稠的”,表示稀饭不稀不硬。
  “一载载的”,表示流体或风一阵阵的。
  “一火”加在动词前面,表示快速、紧急,例如“一火吃”、“一火跑”。
  “一号的”表示一模一样,号,型号。
  “一个粑拓的”则是照同一个粑模子,进行拓印,结果肯定一样。不过此处“拓”应该读tā。  
  安庆方言以“"一呼不呼”形容无技能,能力差。有本事的呼风唤雨,吃香喝辣。一呼都不呼的,那下场就可想而知了。  
  最近又有新词出现,那是“1 2 3”。因为过去计时实行十二小时制,没有“十三点”。安庆方言以“十三点”讥讽不明事理的人,似乎是“十三点”说法太不雅了,有人即在“一”、“三”中间加上“二”,改之为阿拉伯数字“1 2 3”,读“哆来咪”,这比原来好听,有点儿艺术细胞,文雅得多。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26 07:46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6-12-3 07:48 编辑

二:3B杂议

作者:胡联春​


    

  近日有朋友到宿松县洲头金坝村参观现代农业。进村时,村民问:“你们吃饭了不?”他听不懂,我却十分熟悉。因为40年前我曾经到那里做过客,倍感乡音未改。    “不”,大多表示否定,即用在动词、形容词和其他副词之前。然而在宿松话中,用在句末则表示疑问,跟反复问句的作用相等。“你们吃饭了不?”就是“你们吃饭了吗?”这是古汉语用法,古色古香。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就有“秦王以十五城请易寡人之璧,可予不?”    安庆方言中,带“不”的口语真不少:黑不溜鳅,黄不烂肿,甜不拉稀,酸不拉叽等。而这些词中的“不”,并非“否定”的意思,而是语气助词,帮助其后来修饰前面,使之具体生动。最深入人心的“黑不溜鳅靠边站”出自电影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,老战士赵大大脸黑像泥鳅,有人叫他“靠边站”,嫌他形象不佳。
   

    “吧”大多为感叹语气,用在句末,表示商量、推测、请求、命令等。“吧”在桐城话里还有另一种含义,某人自夸“热心助人”,而对方却毫不领情,扔过来三个字“好人吧”。这个“吧”字,把自夸者形象打了折扣,那轻蔑的语气,实际上把对方否定了。如果求别人办事,则是说“好人喏”,一脸乞求的神情,甚至加上“你做做好事”,就差下跪磕头了。   在安庆方言中,“吧”还用在抽香烟,“烟不好,吧一根”,这大概与吸烟时嘴的动作及响声有关联。


   

   下放到望江县的学生,告诉我,那里的人称干活休息为“歇bó”,这是什么字呢,我以为是“歇泊”。泊,栖止,停留。歇泊为休息。王安石诗“寒鱼占窟聚,暝鸟投枝泊”。现代汉语中称休息有:歇手、歇脚、歇肩、歇腿、歇息、歇气等,望江话里“歇泊”则把各种“歇”一言以蔽之,不得不佩服它的高度概括能力。    “不、吧、泊”这三个字,都是以B为声母的,故标题为《3B杂议》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11-26 10:37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安庆老爹爹 发表于 2016-11-26 07:46
二:3B杂议
作者:胡联春​

下班回家叫“蹄花”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26 19:54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雨声依旧 发表于 2016-11-26 10:37
下班回家叫“蹄花”。



这一类语言用法,又有异于传统的方言。只流行于一段时间,局限于一定的人群或区域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11-27 13:5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趿跋鞋(HAI);髁膝坡;下巴角。现在的小孩子们都不大说、也不了解这些方言了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2-3 07:44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

之三:方言偶拾



作者:胡联春​


   2007年出差到北京,日程甚紧,上火车之前赶到西单图书城,在三楼“方言”专柜,看到不少介绍各种方言的专著,有宁波话、上海话、广东话……,就是不见安庆话。但意外看到《宿松话》,此书由江西师大出版,我看到书中论述宿松话的特征,结论是属于赣语系,怪不得都说安庆八个县中宿松话最不易听懂。宿松话中把“口”读成“Qiu”(球),“套口、汇口”读成“套球、汇球”(音),把“公社”读“公沙”,“汽车”读“汽差”,这是受赣语之影响。江西话中“话”读成“fa”(发)音,“搭话”变成“搭发”,于是安庆方言中就有“踏发”一说,也就是呱白、闲聊。


  长期生活在一处,说话难免带有此处方言。凭着方言,在外地很容易找到老乡。那年在北京学习,去天坛公园祈年殿照像,人头攒动,此时我听到有个小伙子说“sao此,就在这里照”,我问他:“你是安庆人?”,他说:你怎么知道?我答道:你一开口,我就晓得了。去年在马鞍山儿子家,那里常有人蹬三轮车收旧货:“sou(搜)彩电、冰箱、洗衣机”,我问:“你是枞阳人?”他笑了。枞阳人把“收”不读 Shou,而读Sou(搜)。


 方言,固然有令同乡亲近之功效,但对异乡人却是隔膜、影响交流。


   我们办公室里有一年青人,太湖口音重。与外省人打电话,常常“卡壳”。有一次武汉人来电话,问科室名称,他说“技絮区”,说了几遍,对方还不懂,换了一个人告诉他:“技术处”,明白了。还有一位工程师是怀宁人,陪同外单位参观,电话联系几点钟见面,他从头到尾,都用普通话,十分标准,可是最后一个字“露馅”了。本是“上午八点二十”,他说“上午八点二诗”惹得满屋子人都笑了。说普通话贵在坚持,我们公司机关有几位同志一直说普通话,都以为是北京人,实际上他是太湖人、桐城人,你就是听不出来方言。从事公务活动还是提倡讲普通话。


    骨,安庆方言有木骨、过骨等词汇。骨是人体中最坚硬的,寓意程度很深,木骨,木讷,迟钝少言;过骨,透过骨质。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中民团头子胡汉三咒骂苏区老百姓:“这些刁民,骨子里都是红的。”有成语“刻骨铭心”,就是永志不忘、记忆深刻。安庆方言说做事过骨,那就是说办事无懈可击,无话可说,认真达到极点。


也说黄土坑


  闲时翻看早年报纸,有位县里读者回忆他来到安庆当年参加第一次高考,令他不明白“黄土坑”怎能成为地名,因为民间都以“黄土坑”为棺材穴,是人皆避讳的地方啊!


   孰不知安庆“黄土坑”就在今天的安庆十六中大门口一带,此处向东、向西都是下坡路,西达石化厂,东达毛纺厂(旧址),唯此高高在上。新华字典上“坑”字有4个释意,并无高冈之解释。《汉语大字典》一书却对坑有8种解释,其中高冈为之七。不过读音gāng,而安庆人都读kàng。我以为把此地说是“黄土坑”,是正确的,只是我们不知它有多种解释,把它读错了,误怪了前人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2-9 08:05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6-12-9 08:13 编辑

之四:“吃”在宜城



作者:胡联春

0025EYCezy76nGfjsVx37.jpg     0025EYCezy76nGfZ8Vr91.jpg




  安庆方言管“吃”读“qī”,但回民同胞例外,读“chī”,和普通话一样。在民间除了“吃”,还有称“   ”(sǎi),常听人说,某人能吃一顿就 二十多个包子。甚至把“  ”引申为“征服”,听人说,某人把小偷   了一顿。安庆方言还有人用“奤”(tái)表示能吃,肚子大。奤,本意表示行动笨拙,体形较胖。这里用以形容能吃,不吃怎会胖起来?
  安庆年纪大的家庭主妇,厨艺不错,尤其是“老三样”更是拿手好戏,“老三样”指红烧肉、煨肉、米粉肉。安庆方言称米粉肉为“zhǎ肉”,许多饭店菜谱上却写成“  肉”,殊不知这个“ ”读chá,字典上称“谷物磨成的碎粒”。经文字专家考证是“鲊肉”,字典上标注“鲊肉即米粉肉”,鲊念“zhǎ”。
  安庆市民最熟悉的早点莫过于“侉饼包油条”。侉饼,烧饼;油条,北方叫油馃子。刚出炉的侉饼,金黄飘香,与刚出锅热腾腾油条紧密结合,抹上蚕豆辣酱,叫人满口饼香,安庆方言称“把鼻子都香掉着”。怪不得外地人称黄梅戏之乡的人说话也是“侉饼腔”。
  安庆街头巷尾,一年四季从早至晚有各种小吃,品种繁多,美不胜收。不过有的品种,如今已不大见到。荸荠在安庆方言中称为“玻齐”,用竹签串起来,煮熟后出售,叫“熟烫球”。有把炒芝麻、炒米混合磨粉,装成小包叫卖:“芝麻———粉啰,香炒———米哟。”这叫卖声,至今回荡在耳边。尤其是1960年困难时期,到处有售“金钩藜”,那是从芦苇滩挖来的,形状如老鼠尾巴,煮熟后剥皮食之,味道如芋头一般。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人们早已经忘了它。在农村有冻米制成的“欢团”,如乒乓球那般大小,玉白可爱,还用红颜料点上红圆点,宛如娃娃脸上的眉梢,又好吃又好看,惹得孩子嘴馋。
  安庆方言中关于“吃”的谚语也很多。“臭鱼烂虾,下饭的冤家”,“咸鱼送饭,锅底刮烂”,“鱼吃跳,猪吃叫”,“秤杆子黄鳝马蹄鳖”等,这些大都出自于百姓布衣之口,其科学准确程度,有待于营养卫生专家考正。
  安庆方言有一首流行一时的顺口溜:一声喊“吃”,推到一汪壁;一声喊“做”,不知喊哪一个?这是活灵活现描绘吃“大锅饭”年代的工作场景。不是吗,一声喊吃饭,大伙踊跃能把墙壁挤倒;可是一声喊干活,大伙你看我,我看你,谁也不肯动手。这是典型的“出勤不出工,出工不出力”的写照啊!不过,经过改革,实行工作责任制,这情景已不再现。
  安庆方言中还有一句“吃烟”与外地不同,大概香烟放在嘴边,用“吃”也可以理解。吃纸烟就是吸卷烟,那时还有人吃黄烟,即烟叶刨成细丝放在烟斗上吸。
  如今市场物品丰足,地处鱼米之乡的安庆人,更加有口福,安庆方言叫“有嘴上份”,品尝美味佳肴,“吃”的文化,愈加丰富多彩。
  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12-11 10:33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认真地把上面的文章“吃”了一遍,比侉饼油条还好吃呢!比如说“熟烫球”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2-15 08:5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6-12-15 08:53 编辑


之五:“打糙”为何意?



作者:胡联春


  打+名词,表示从事某项活动,例如打开水、打电话、打的。王奶奶买了件新衣,她说:“这旧衣留作打糙穿。”糙,不在乎或不精确。王奶奶话的意思就是说,出门做客穿新衣服,在家里一般地就穿旧衣服。这里的“打糙”,“打”的对象不是常见的名词,而是形容词“糙”,这和“打紧”、“打乱”的结构一样。  
   ​“蔸”的扩大化  “蔸”(dōu)指作物的根部和靠近根部的茎。安庆方言称“蔸”的比较多,似乎什么东西的根部或靠近根部,都可以称为“蔸”———大树蔸、白菜蔸,连一些老年人也自嘲为“老桩蔸”。安庆方言把在什么的“下面”称什么的“蔸下(dōu Hà)”,你住三楼,我住二楼,我在你的“楼蔸下”,因为从局部看,二楼在三楼的“根部”。酒瓶的底部称为“酒瓶蔸”,而且末尾带上儿化音,变得好听———“酒瓶蔸儿”。在农村,锄草的农具———锄子,叫做“锄蔸”,因为它的活动范围靠近农作物的根部。冬天长江水位降低,安庆方言说:“江水退到老蔸下去了”,说水位退到江的底(根)部,这似乎有点夸张。老,指江水退的程度厉害。  
    至今还说“钢丝车”  解放前,中国人没有自己的民族工业,什么都依赖外国进口。过去,安庆方言中“洋”字开头的称呼比较多:洋油、洋火、洋布、洋钉、洋袜子……。但是,自行车例外,安庆人不叫它“洋车”,而叫“钢丝车”。自行车比起三轮车、独轮车,轻便快捷,给安庆人最深的印象,是它那闪闪发亮的辐条钢丝。如今,那些带“洋”字的名称,早已被历史所淘汰,而“钢丝车”一说,至今还有人这样叫。  
    说话方式多样化  安庆方言中,描绘说话方式特多:抢着讲(抢先说)、han着讲(撒娇地说)、嬲着讲(惹男人注意地说)、zou着讲(瞎诌)、嗲着讲(故作姿态地说)、qìn着讲……,这里的“讲”念“gǎng”。其中,“qin着讲”释义较复杂。举例而言:某人买彩票,中了大奖。而他说:“这个奖我还懒得要呢!”得了便宜还卖乖,这就叫“qìn着讲”。与“矜(jīn)”读音相近。查字典,“矜”,骄傲,自高自大。“qìn着讲”与“矜着讲”意思接近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2-21 08:35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6-12-21 08:36 编辑


之六:“倒文”与“调变”



作者:胡联春



  倒 文
  传统相声中,有一出叫《正反话》,一个人把对方说过的话反过来说,引得听众捧腹大笑。在安庆方言中也有把传统词语反过来说,笔者收集了几例:
  赫显。安庆话里说一个人办事不咋地,没有什么突出之处,一般般,就说:“此人不赫显。”
  撑支。安庆话里说某人勤俭节约居家过日子,是家里的一把好手,常说:“这个家得着她撑支着,要不然,早就散了。”
  矩规。有个小孩偏偏在吃饭时间出恭,害得大家放下碗筷,拿起条帚、簸箕打扫“战场”。有人便说:“你这小屁孩怎么一点不矩规?”
  这里“赫显、撑支、矩规”,是“显赫、支撑、规矩”的倒置。
  为什么要把前后颠倒过来说呢?笔者为此请教本市方言学者顾泉林先生,他认为这是因为安庆方言强调高平调,如此调整就是为了照顾安庆话的发音,约定俗成。高平调是声音高而且平稳,即由高到高,中间没有什么起伏变化。
  古书中为求协韵而倒置文字,称之为倒文。如《诗·大雅·既醉》中“其仆维何?厘尔女士。厘尔女士,从以孙子。”女士即士女,孙子即子孙,都是倒文。
  安庆方言受古汉语"倒文"影响之深,由此可见一斑,更为一大方言特色。
  调 变
  笔者有一同学,无为县襄安人,他把“打球”说成“打(秋)”,“敲门”说成“敲(闷)”,“买糖”说成“买(汤)”,引得众人发笑,大家戏称他为“球门糖”。这三处原本读第二声(阳平),却变成第一声(阴平)。这种读音调值的变化,是无为、庐江方言的一个显著特征。
  在安庆好多个县域方言中(例如怀宁话、太湖话),也有这种读音调值的变化,但是以枞阳话最典型。枞阳话把“枞阳”说成“枞(样)”,“普济圩”说成“普济(喂)”,“陈瑶湖”说成“陈瑶(沪)”。这些本来读第二声(阳平)却说成第四声(去声),读音调值发生了变化,这和庐江、无为方言非常相像。
  枞阳县始于西汉,公元757年改桐城县。此后一千多年,枞阳为桐城县地。1949年,析桐城、庐江、无为为桐庐县,1955年改枞阳县。弄清了这一地域的历史变迁,枞阳话与庐江、无为方言都存在调值变化现象就不难理解,原来它们之间有“亲戚”关系。
  在安庆方言里,桐城话与枞阳话十分接近,怎样把它俩区分开来,我以为并不是很难,枞阳话调值变化就是一听便知的明显特征。至于它们还有哪些语音、语调、语法上的其他不同,有待于专家去考证,我说的只是抛砖引玉罢了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中国·安庆新闻网 ( 皖ICP备11006362号 )

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214号

GMT+8, 2017-8-20 01:0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