皖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5888|回复: 39

安庆老城旧事--二十三:一所废弃的校园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2-23 08:42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7-8-15 16:02 编辑

一:旧时安庆民间私塾



作者:张爱斌

   旧时民间私塾在安庆地区较为普及,不仅科举年代方兴未艾,即使在废科举、兴学校之后,仍有增无减。据史料记载,民国初期安庆地区私塾共2800余所,学生31000余人,其中太湖县有私塾230余所,怀宁县有私塾300余所。
   旧时私塾按设置方式可分为三类。一为团馆(邀馆),塾师委托亲友邀聚一二十名学生,由学生家长协商组馆,牵头学生家长称学东,学东与塾师实际为主雇关系,此馆遍及全区;二为门馆,有声望的学者在自家或公共词堂设馆,学生慕名上门求学,学生多达数十人乃至百人左右;三是为专馆,是乡绅、富商之家聘请有门面的老师来家坐馆,专教其子弟亲友。从学习程度上,私塾又有蒙馆与经馆之分,前者为初级阶段,后者为高级阶段。
私塾的蒙馆主要是对学生进行启蒙教育,教学以识字、习字为主,传统教材为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龙文鞭影》、《昔时贤文》及《幼学故事琼林》等。习字初学“描红”、“印本”,再学“临贴”。经馆的学生则是读过三年蒙馆的青少年,教材用“四书”、“五经”、“古文观止”和唐宋诗词等,都是每日开讲,学生逢三逢八试笔,多半写论文,偶尔也写记述文,平常还要写日记、学对联及诗词歌赋和音韵、珠算等。
   民国初年(1912),由桐城籍新女性潘惠馨(字素清)在安庆城内专为贫民女子创办的私塾颇具规模。该私塾是利用原纯阳道院守备府遗址改建而成,命名为"素清贫民女子小学",每年招收贫民女子百余人免费学习。民国二十五年(1936),时任国民政府参议院院长林森亲笔题词“惠逮蓬门”,赠予该校24周年校庆。
   民国二十五年(1936),由辛亥武昌首义战士、退休还乡的原民初武昌县首任知事、老同盟会员王伯雨(字云龙),在安庆孝子坊16号创办的经馆类私塾影响较大。该私塾原名私立民校,“七七事变”后,为寓《左会·僖22年》“明耻教战,求杀敌”之意,易名为“明教补习班”。全校常年有学生七八十人,除学习“四书”、“五经”、天文地理,珠算等文化知识外,还进行爱国主义教育,历时18年,为国家培养千余名人才。新中国成立后,年近八旬的王伯雨停办私塾,出任安徽省文史馆馆员和安庆市第一、二、三届人大代表,继续为人民奉献心力,直至1962年以87岁高龄病故。
   创办于民国二十六年(1937)的桐城罗岭蒙馆类私塾,在当地也久负盛名。该私塾是一位金姓老先生执教,当年学生中就有严鸿六(严凤英的小名)。严鸿六在这所私塾里学习三年,受到很好的启蒙教育,为她后来成为黄梅戏表演艺术家打下了坚实基础,后因家境贫寒辍学,搭上了严云高黄梅戏班,经过多年的努力,终于一举成名,把黄梅戏推向全国,受到世人的尊敬。
民国后期,安庆不少私塾虽打着国民学校招牌,但教材教法仍因袭旧制。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2-24 08:10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

二:旧时安庆酒楼

作者张爱斌
      地处长江之滨的古城安庆,交通方便,人杰地灵,自清朝康熙六年(1667)至解放前夕,是安徽省会所在地,亦是全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,官、绅、商、学、兵云集,故民间酒楼自然也多,仅载入史册的就有40多家。
  酒楼的经营者有客班(外地人)和本班(本地人)之分,客班大都经营京、苏、浙、川、淮扬风味,本班为后起之秀,以继承客班特色居多,也有不少地方风味小吃。比较著名的酒楼有迎宾楼、海洞春、金谷春、致美楼、富春园、醉琼楼、回民馆子等。随着时代的更迭,这些酒楼大都相继消失,但在年逾古稀的老人中还有残缺的记忆。
  迎宾楼 建于晚清,位于大南门(今水厂),系江浙人创办,为招商船主服务,专营西餐和中外名酒,或为外国士兵上埠小吃;后来兼做中菜,供应市民小吃,直至抗战时歇业。
  海洞春 建于清末,位于三牌楼,是广东人开设的,除中西菜肴和中外名酒外,还经销英美香烟,并开设浴室,常年顾客盈门,生意兴隆,日军进攻安庆时闭门。
  金谷春 建于清末民初,是浙江人张佩庭开设的,专做浙江人生意。民国四年(1915),改开大旅馆,内设饮食部,名为太和饭店,附设华清池浴室;抗日战争时,改名“大亚洲”,由葛姓人接受经营,以鸡盔菜著称。解放前夕,大亚洲停业,但华清池继续营业至今。
   致美楼 创办于清末民初,位于梓潼阁(今交通银行南坡),是天津人开设的。除经营名菜名酒外,还销售锅贴点心。锅贴用油煎好后,再用鸡蛋汁浇上,称凤凰锅贴,味美价廉,名噪一时,还制作薄饼包椒盐猪蹄子供应,经常顾客排成长龙,争相购食。解放前夕歇业。
  富春园 建于民国初年,位于新市巷口,由江苏扬州人经营,正宗扬州风味,除经营名菜名酒外,还制作狮子头汤包、油烧卖、油糕等。后由本店成员胡青山承办,改名一品轩,迁到蓄水池,品种有虾仁火腿、素干丝等。解放前夕停业。
  醉琼楼 民国初年由四川人创办,位于大二郎巷,专营川菜及名酒茅台、五粮液等,其名菜扁豆泥、奶油菜心、回锅肉、麻辣酥鲫鱼、宫保鸡丁等颇受食客青睐,并开设小型作坊,专作素菜原材料,经营川味素菜,直至解放前夕停业。
  回民馆子 由安庆回民于民国初年创办,位于大南门正街,以麻油酥鸡、鱼肚席和五香牛肉脯著称,兼营各地名酒和回民点心,解放前夕歇业。
  此外,迎江酒楼的蔬菜、西门五巷口蒋大顺的粉蒸肉都很出名;东门外的青莲阁、嘉宾楼、小盘谷等以大肉包子出名。还有:西门外的隆胜楼、双龙楼、钱牌楼的一家春、大南门的马启顺、颐和园、登云坡头的小蓬莱、东升园、三牌楼的福鑫、孝肃路上的味园、倒扒狮的华南酒家、蓬莱街的双鹤、吴越街的吴越村、醉白楼、四海春、高井头的大东酒楼、云庆街的新新餐厅、小沧浪前的万鹤春等酒楼,都小有名气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2-27 09:36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

三:旧时安庆的澡堂

作者:袁鹤群

  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安庆城里的澡堂基本上是沿袭着旧社会的遗风。当时的澡堂,虽说破旧了一点,但其服务却是很周到的。平时,一到中午过后,勤快的伙计就已经把池水烧热了。这池子里的热水,是分成一般的热和特别的热两部分。这一般的热水,是供大伙一进入池子就能洗的;这特别热的水,是供有脚气的人烫脚丫子止痒的;在这特别热的水的上面还分出一部分,放了木头的格子,是让人躺在木格子上受蒸汽的熏蒸。冬天里,从下午到晚上,客人们躺满了澡堂。尤其是到了年边,大家伙要排队等座位。
池子里,有些人在热气腾腾的水气中,一边洗澡,一边眯缝着眼睛搜寻熟悉和不熟悉的面孔。池子旁边站着搓背的人,在吭哧吭哧地给人搓着背,被搓的人趴在池子的边沿上,皮肤发红,神情惬意。池子的里面,有烧得滚烫的水,上面架着木头格子,水蒸气透过方孔上升,有人闭着眼睛很舒服地躺在上面。
  水池外面的大厅,被分隔成一个个的小房间,并分成了等级,高级的距离浴池近一些,距离浴池越远等级就越低,价格由高到低,但最高也只有几角钱。因为有了等级,就有简陋和舒适之分。舒适的房间,设施要好一些,可躺可睡,有的人在洗过澡之后,可以在此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,还可享受更殷勤的服务,如被多次递上热手巾把擦拭手脸、把你的衣服挂起和取下等。而简陋的房间,这些就免了。
  穿梭于大厅各房间的,有修脚的、卖香烟的、卖五香油炸干子的、卖花生米的等等。客人中,有喝茶的、抽烟的、吃零嘴的、侃大山的、睡大觉的等等。
  到了六、七十年代,有工作单位的人大都在单位的澡堂里洗澡。有的单位是三班倒,因而澡堂里的水是二十四小时供应,随时都可以洗澡。单位里都是经常见面的同事,相互之间没有什么防备,澡堂因此也就特别公开化,衣柜一律洞开,无钥无锁,随意取拿,有时也免不了有丢失衣物的情况发生,但这与旧式澡堂衣物由澡堂的伙计保管已大不一样了。
  以前,安庆的澡堂是屈指可数,华清池,小沧浪,我叫得出名字的是这两处;还有两处叫不出名字来,一是登云坡上的澡堂,二是西门解放路的澡堂;可能还有,想必也不多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3-2 11:19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忆当年,从庆云街到市政街不到半里路的街道旁(路南),就有三家在当时档次较好的澡堂子,自东往西小沧浪、大中华、华清池。澡金一角一分至一角六分不等。因儿时家住庆云街,对小沧浪较为熟悉。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3-2 11:4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安庆老爹爹 发表于 2017-2-27 09:36
三:旧时安庆的澡堂
作者:袁鹤群
  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安庆城里的澡堂基本上是沿袭着旧社会的遗风。当时 ...

西门还有家“清泉池”,登云破那里也有一家,北门也有一家,名字分别叫“非园”、“东升园”,具体哪个地方那个名字记不清了。这些澡堂,人最多又最暖和的是华清池,池子大而干净的是小沧浪,大中华较早消失,清泉池后建的,人较少水干净。非园和东升园我都去过一次,很小很简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3-2 14:55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安庆老爹爹 发表于 2017-2-24 08:10
二:旧时安庆酒楼

作者张爱斌

庆云街的新兴餐厅和京津餐厅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3-2 15:0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记忆犹新的是,当年的小沧浪澡堂子共有三道门,北门正对着庆云街,但距离街道有20米左右,东门对着三步两个桥(江万春北),西边还有一道门,通向奚花园小街。
尽管时间很是久远,思想起来还是有些怀念。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2 15:3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雨声依旧 发表于 2017-3-2 11:41
西门还有家“清泉池”,登云破那里也有一家,北门也有一家,名字分别叫“非园”、“东升园”,具体哪个地 ...



  登云坡上的是‘东升园’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3 08:5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7-3-8 08:27 编辑


四:安庆典当业曾占半壁江山

作者:张亚琴

  安庆的典当业,有文字记载的可追溯到清朝乾隆年间,其业间历史跌宕起伏。上世纪三十年代之前,安庆典当店铺多为本土江淮间军阀官绅开设,上世纪三十年代后,渐为江南徽商所取代。后因战事频繁,时局动荡,经济萧条,长江流域金融风潮迭起,牵累典当业萎靡不振,至全国解放,当时安庆典当业全部倒闭。
典当业占据老省会半壁江山
  晚清时期,安庆自然成为各系商帮会聚经商的重要商埠。盛行的典当业占据了这座古老商城的半壁江山。
  当时,安庆老城有名头的典号有七八家,诸如“鼎新”、“鼎和”、“公裕”、“永大”、“人和”、“恒丰”、“同济”,其前“四强”均为李鸿章家族资产。其次就是淮军提督张达志,投入白银两万两,在北正街开设“人和”号典当,与李鸿章四弟的“鼎新”号隔街相望。
从淮军统领到徽州商帮
  辛亥革命爆发,李鸿章家族的鼎新典当被毁,湘、淮两军的势力相继失宠,淮军头目李世忠就将“永祥”卖给了安庆府怀宁人洪思亮,洪因资金周转不济,遂又将它转让给休宁徽商徐笃庵经营。
  古城安庆先后有了多家徽商典当质押行。在这些私营的典当行当中,还夹杂着唯一一家官营的当铺“惠济”。清末民初时期,安庆的典当行也就从淮军“统领”下,逐渐转到徽州商帮手中。
典、当、质、押各不同
  不管是徽商行当还是淮系商铺,他们都要奉行一部《典业致要》,方能在这座竞争激烈的城市落下脚跟。
  这本法规前半部分介绍了鉴别皮毛、珠玉、宝石等专业知识,后半部分是典业定例、经营态度、营业方法、规章制度等。法规中还明确了全体执事和勤杂人员分工细则。
此外,在赎取抵押品期限上,各家期限也略有不同:“典”规定18个月赎期,“当”规定12个月,“质押”规定6个月,过期不赎就列为绝当死当,器物没收;死当没收的物品,典当行将它们变为二手商品出售,行话叫着“出当”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8 08:34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安庆老爹爹 于 2017-3-8 08:35 编辑


五:安庆街灯百年影像


作者:吴牧

   街灯是城市的脸面,又是时代的缩影。安庆街灯经历过灯笼烛光、煤油灯火、微弱的电灯光等才发展到如今的璀璨、明亮的路灯。它们的演变也展示出历史文化名城的巨大变化。
灯笼烛光
   一百多年前,当西方国家街上已出现白炽灯,中国还在使用着自然的照明方式———蜡烛或煤油灯。就是在号称“省城第一街”的省府路,所设立的安徽巡抚衙署门前,也只悬挂着两只贴着“巡抚衙署”字样的灯笼,到了夜晚,灯笼内蜡烛微弱的光,照着大门和门前的街道,远远看去,只有朦胧的轮廓。而街上除几家店铺有菜油灯、蜡烛照明营业外,其余角落几乎皆一片黑暗。
   夜晚,客栈、酒楼、小吃店铺门前挂着式样不同的长、圆形灯笼,以招揽顾客。灯笼上写着店号。接生婆家的门前,挂着一双以篾筐为骨架,外糊红绸的大鞋模型,边缀一条红布,内里点燃蜡烛,以引人注目。
   街上时而有一种流动的光亮,那是名医出诊,商家接客的标志。街上人力车装的是电石灯,它们像萤火虫之光在大街小巷一闪而灭。邮差赶夜路送邮包时,会手持一盏香油的邮灯,这种邮灯是用铁丝做骨架,外糊油纸,中间凸起,呈球形,底端的小圆口上放着一个用铁皮做成的“油窝子”,浸有棉线搓成的灯芯,点燃灯芯便可使用。
煤油灯火
   清朝光绪二十八年(1902),安庆开辟成商埠后,美孚、亚西亚火油公司的煤油进入安庆。安庆城居民逐渐告别菜油灯,换成煤油灯。大街上开始挂起以煤油点燃的路灯,灯杆横撑于檐下,距离数丈就挂盏油灯,为的是使两灯相望。每天傍晚前,敲更人挑着白铁煤油箱去加油,点燃灯芯;次日黎明,则逐一收下灯盏挑回保存。招商局码头为给上下轮船的旅客提供方便,在码头周围撑起木杆灯架,挂着煤油灯。这种路灯四周围有铁框,镶嵌挡风玻璃,灯匣内放着煤油灯座,夜幕降临时,由专人一盏盏点亮。点灯人先点燃长竿顶端浸泡煤油的棉头,再向上举引灯杆上的灯。
微弱的电灯
   到了清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,北京、上海、南京等大城市已有了电灯。安庆工商界向巡抚上书“安庆系长江重要口岸,又是省府之地,缺乏电灯照明未免有失观瞻”。后经过有识之士多方奔走,次年安庆主要街道两旁竖起几根杉木电杆,挂上用白铁皮护着的路灯,至此街道才有稀疏而微弱的灯光。
   然而,由于蒸汽发电机动率小,电压低,供电时间只有五个小时,就必须关闸熄火。每到晚上十二时,安庆城照旧是一片漆黑,“半夜街灯”的状况,一直延续上世纪四十年代。著名作家郁达夫以安庆为背景写的中篇小说《茫茫夜》、《迷羊》,其中对安庆街灯描述为“苍白的街灯”,“黄灰灰的灯影”。
   由于街灯半夜熄火,给市民与商家带来很多的不方便。大新桥紧靠长江、皖河,是粮油棉盐云集之地。特别是秋后新粮登场,江面运粮船只如织,粮行夜以继日忙于收购。于是,各家粮行夜间在门前竖起杉木杆,悬挂汽油灯照着无底量器斗的实物模型标志。从大新桥到轮船码头,点点汽灯与马灯闪着孤独的光。据有关部门统计,安庆解放前夕,全城街灯仅407盏。
璀璨的街灯
   新中国诞生后,安庆的街灯才逐渐明亮起来。那条弯弯曲曲的仅5米宽的省府街,转眼间变成25米宽的人民路长街,一盏盏明亮的电灯,好似一串串珍珠的闪烁。
   随着安庆经济的发展,街道愈加繁荣,全城街灯大放光彩。街道两侧竖立着不锈钢灯柱,像一排排坚不可摧的钢铁支柱,光彩夺目。街上那普通的电灯、霓红灯、白炽灯,不多久就换成高压水银路灯、高压钠灯、双臂双挑琵琶灯、高压水银荧光灯,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近几年,结合路面拓宽、改造,街灯线路的电缆埋设于地下。主要交通道口以108根灯管组成的槐树灯,夜间开放,如槐花竟放。那五彩的街灯像焰火喷涌而出,与建筑物的灯光连成一片,溢彩流光。
   新建的长江江堤有“上海外滩”之称誉,以浮雕、楼台亭角、花卉、公园、灯柱之衬托,似十里长廊般秀美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江堤上的路灯已利用太阳能来供电,繁华的街灯像一串串璀璨的明珠,点缀在长江北岸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中国·安庆新闻网 ( 皖ICP备11006362号 )

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214号

GMT+8, 2017-8-20 00:49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